求关于帕赫贝尔卡农的赏析要结合背景和作者情

时间:2019-10-14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我们听过无数的经典,有的给我带来震撼;有的给我们带来冥想;而有的则是一种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我们听过无数的经典,有的给我带来震撼;有的给我们带来冥想;而有的则是一种感动。说到感动,我们经常为一些很平常的事情所感动:例如,看见孕妇艰难困苦地诞下一个新生婴儿的那一刻、或又看见一群饥饿小孩捧着一碗可以充饥的粥,哪怕是检到一个脏脏的馒头也开怀的时刻、或又一个艰辛读书大孩子考试后说我成功了的那一个时刻、甚至看见一条被车撞断腿仍顽强走着的流浪狗的时候。下面这首曲子,所带给我的就是这样一种感动:平凡生命中不断涌现出的伤感与快感交织。

  我们静静的聆听这首诞生于300年前的通俗而又感人的曲子:以一把大提琴启奏,三把小提琴间隔八拍先后加入,小提琴全部拉奏完全相同旋律,前后也只有三段不同的旋律,每段更是仅有两小节的旋律供重复拉奏;大提琴的调子从头到尾只有两小节,重复达二十八次之多。这两个声部遵守着严格的对位法则,各自规律地不断往前发展,最后光辉地结束,纵观全曲,曲式虽严谨,但作曲家却能在严格的形式中作自由的变化,作曲技巧令人叹为观止。这就是帕赫贝尔的《卡农》。

  约翰. 帕赫贝尔Johann Pachelbel(1653--1706),德国中世纪(巴洛克时期)的风琴家、作曲家。他的一生是艰难的和痛苦的--他的第一个妻子和他的第一个儿子死于瘟疫在1683年,由于法国在1692年进攻Stuttgart,他到处逃亡,直到最后定居于Nuremberg,在那里他娶了第二个老婆,并生了7个孩子,其中的两个后来成为了音乐家,一个制造乐器的,和一个画家。他在教堂音乐方面的贡献是伟大的。他将重复的曲调定义为对音乐内容的认识。他的作品曾对巴赫产生过影响。他重要的作品有:

  《阿波利尼斯六音节》(作于1699)、6组大键管的《曲调与变奏曲》、《众赞歌前奏曲》78首。

  帕赫贝尔穷尽生精力所写的教会音乐,在今天已少有人听。人们谈到巴洛克时期著名的作曲家时,他很少被排上名。跟他所写的那些教会音乐堂皇去作比较,《卡农》曲长仅仅五分钟,是微不足道的小品。讽刺的是,使帕赫贝尔留名后世的反而是这首《卡农》。这部《卡农》全名应该是:为了把小提琴与通奏低音而作的《D大调三声部卡农与吉格》(《Canon and Gigue in D》)。是帕赫贝尔最通俗与动听的作品。

  卡农Canon并非曲名,而是一种曲式,复调音乐的一种,原意为“规律”,字面上意思是「轮唱」。简单的讲,就是有数个声部的旋律依次出现,最先出现的旋律是导句,以后模仿的是答句。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声部,交叉进行,互相模仿,互相追随……直到最后的一个和弦融合在一起。卡农的所有声部虽然都模仿一个声部,但不同高度的声部依一定间隔进入,造成一种此起彼伏,给人绵延不断的感觉。

  另外,帕赫贝尔的《卡农》是在意大利威尼斯时写的音乐,用了回旋曲曲式,有无穷动音乐的元素在里面。因为它带着一丝意大利式的忧伤,甜蜜宁静的忧伤,所以显得格外动听。

  这首《卡农》的流行,首先归功于一部被提名为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普通人(Ordinary People)》。《普通人》(1980年)是继《克莱默夫妇》之后,又一部反映美国中产阶级家庭问题的影片。

  它系根据朱迪斯.格斯特的同名小说改编。虽然影片情节并不曲折离奇,导演雷德福又是初次执导,但由于它反映了家庭成员之间由于互不关心而产生的隔膜及其不幸后果,触及了美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家庭观念日趋淡薄这一敏感问题,试图唤起人与人之间存朴的眷恋之情,因而赢得了观众的共鸣和关注。

  杰瑞特夫妇一家四口人,住在芝加哥郊区。丈夫卡尔文是个收入颇丰的律师。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在家里是个忠实的丈夫、慈祥的父亲。妻子贝思是个精明能干的家庭主妇。她偏爱长子泊杰,不太关心次子康拉德。一次兄弟俩出去划船,伯杰不幸溺水而死。从此,愁云笼罩了这个家庭。康拉德因未能援救哥哥而深感内疚,整日离群索居。自杀未遂后,更加郁郁寡欢,但从未向父母吐露过内心德痛苦。卡尔文陪康拉德散步、唱歌,并劝他去医院就医。贝思却责怪丈夫过分娇惯儿子。

  在精神分析家伯奇德耐心开导、悉心治疗下,康拉德倾吐了内心德苦闷,解除了思想负担,精神终于恢复了正常。但当他在父亲德陪伴下回到家里,投向母亲德怀抱时,却遭到了她的冷遇。康拉德感到十分难堪,木然无语地呆立在一旁。这情景深深震动了卡尔文,他对共同生活了21年的妻子竟如此冷酷无情、固执己见感到震惊,同时意识到他们的夫妻感情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最后,贝思因感到在家中极端孤立而愤然出走。

  这部影片采用了《卡农》作为配乐,恰如其分地表现了一个平凡的故事里的喜怒哀乐,发人深省。

  之后,各种各样的改编版本随之而出,而中国特别是年轻一代对此曲的熟悉,我看要归功于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中采用了此曲的改编版乔治温斯顿(George Winston)的专辑《December》中的《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Variations on the Canon by Pachelbel)。剧中第一次出现在全智贤与车太贤100天纪念日时的见面,第二次则出现在剧尾,车太贤飞奔追逐地铁车厢中的全智贤。不过只有第一次是George Winston 的钢琴独奏版,第二次出现时是有交响乐团演奏的交响变奏版。

  此曲还作为代表人类文明的成就之一,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通过人造卫星送入太空。